第三十九卷 大宝积经

发布时间:2019-06-04 17:42:04???编辑:菩提流志 译???阅读次数:

第三十九卷 大宝积经

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

菩萨藏会第十二之五如来不思议性品第四之三

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云何菩萨摩诃萨,于如来不思议无畏,信受谛奉,心志清净,无惑无疑,倍复踊跃,深生欢喜,发希奇想?

“舍利子,如来应正等觉,有四种不思议无畏。由成就是四无畏故,如来应正等觉,于大众中自称:;我处大仙尊位,正师子吼,转大梵轮;一切世间沙门、婆罗门,诸天魔梵,不能如法而转。舍利子,何等名为四无所畏?

“舍利子,如来应正等觉成就无上智力故,于大众中自称:;我是正等觉者。此中诸天世间,不见有能于如来前立如是论:;汝于此法非正等觉。舍利子,云何如来名正等觉?舍利子,如来能于一切诸法,平等正觉无非平等。若凡夫法、若诸圣法、若诸佛法、若诸学法、若无学法、若独觉法、若菩萨法,平等平等;若世间法、若出世间法,若有罪无罪,有流无流,有为无为,如是等一切诸法,如来悉能平等正觉,是故名为正等觉者。舍利子,云何名为平等之性?舍利子,诸见自体与彼空性其性平等,诸相自体与彼无相其性平等,三界自体与彼无愿其性平等,生法自体与彼无生其性平等,诸行自体与彼无行其性平等,起法自体与彼不起其性平等,贪性自体与彼无贪其性平等,三世自体与彼真如其性平等,无明有爱自体与明解脱其性平等,生死流转自体与彼寂静涅盘其性平等。如是,舍利子,如来能于一切诸法平等正觉,是故如来名正等觉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此如来无畏不可思议,又以大悲而为方便。真如平等,真性如性、非不如性、不变异性、无覆藏性、无怖畏性、无退屈性、无违诤性,由如是故光显大众,能令悦豫,遍身怡适,心生净信,踊跃欢喜。舍利子,世间众生无有能于如来无畏起违诤者。何以故?由如来无畏不可为诤故。如性平等处法界性,流布遍满诸世界中无能违害。舍利子,如如来无畏,于一切甚深微细杂可知法,能正等觉。如是如来安住大悲,种种言音,种种法门,为彼有情开示妙法。若能依此修远离行,速尽苦际。若诸含识,实非大师自称大师,非正等觉称正等觉,以如来不思议无畏故悉皆映夺,令彼众生傲慢摧碎逃迸远避。舍利子,如来无畏,不可思议,无边无际,譬如虚空。若有欲求如来无畏边际者,不异有人求空边际。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来说是不思议无畏已,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欢喜踊跃,发希奇想。舍利子,是名第一正等觉无畏。由如来成就此无畏故,于大众中,正师子吼,转大梵轮,乃至一切世间所不能转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如来应正等觉,成就无上智力故,于大众中自称:;我今诸流已尽。此中诸天世间,无能于如来前如法立论:;汝有如是诸流未尽。舍利子,云何如来流尽之性?舍利子,如来于欲流中心善解脱,永断一切贪行习气故;如来于有流中心善解脱,永断一切瞋行习气故;如来于无明流中心善解脱,永断一切痴行习气故;如来于见流中心善解脱,永断一切烦恼行习气故。以是因缘故说,如来诸流已尽。舍利子,如是说法,依世俗故,非为胜义。于胜义中,无有一法住圣智前,可遍知、可永断、可修习、可作证者。何以故?舍利子,所言尽者,未尝不尽,性究竟尽,不由对治说名为尽。如实性尽,如实性尽故无法可尽,无法可尽故即是无为,以无为故无生无灭,亦无有住。是故说言如来出世、若不出世,常住法性,常住法界。即于其中圣智慧转,虽如是转,无转无还。舍利子,由是法门故无有诸流,亦无流尽而可得者。如是如来住大悲已,为诸有情说流尽法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如来无畏不可思议,复以大悲而为方便。真如平等,真性如性、非不如性、不变异性、无覆藏性、无怖畏性、无退屈性、无违诤性,由如是故光显大众,能令悦豫,遍身怡适,心生净信,欢喜踊跃。舍利子,世间众生无有能于如来无畏起违诤者。何以故?由如来无畏不可为诤故。真如平等处法界性,流布遍满诸世界中无能违害,如是不可思议、无量无数、无有边际妙法成就。由如来大悲熏心,为诸众生说流尽法,欲令永断彼诸流故。舍利子,如来无畏,不可思议,无边无际,譬如虚空。若有欲求如来无畏边际者,不异有人求空边际。舍利子,是诸菩萨摩诃萨,闻如来说是不思议无畏已,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乃至发希奇想。舍利子,是名第二流尽无畏。由成就此无畏故,如来于大众中,正师子吼,自称我处大仙尊位,转大梵轮,乃至一切世间所不能转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如来应正等觉,成就无上智力故,于大众中唱如是言:;我说障法决定能障。此中诸天世间,无能于如来前如法立论:;汝说如是障法不能为障。舍利子,云何名为能障碍法?舍利子,谓有一法能为障碍。何等一法?谓心不清净。复有二法能为障碍,谓无惭、无愧。复有三法能为障碍,谓身恶行、语恶行、意恶行。复有四法能为障碍,由贪欲故行所不行,由瞋恚故行所不行,由愚痴故行所不行,由怖畏故行所不行。复有五法能为障碍,谓杀生、不与取、欲邪行、妄语、饮酒。复有六法能为障碍,谓不恭敬佛菩提,不恭敬法,不恭敬僧,不恭敬律仪,不恭敬三摩地,不恭敬建立施设。复有七法能为障碍,谓慢、胜慢、胜上慢、增上慢、邪慢、下慢、我慢。复有八法能为障碍。何等为八?谓邪见、邪思、邪语、邪业、邪命、邪勤、邪念、邪三摩地。复有九法能为障碍。何等为九?谓于我身去来今世作不饶益生恼害事,于我所爱去来今世作不饶益生恼害事,我所不爱于去来今而作饶益生恼害事。复有十法能为障碍,谓十不善道。是故略说,是十种法能为障碍。为欲止息寂静,永断如是障碍法故,如来为诸有情敷演正法。舍利子,乃至一切违罪作意相应诸结,若由诸法住爱味观,颠倒相应违背出离,爱见执着于有味着,有所依事身语意业。彼一切相,如来了知皆是障碍;既了知已,如实说为能障碍法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此如来无畏不可思议,以大悲为方便。真如平等,真性如性、非不如性、无变异性、无覆藏性、无怖畏性、无退屈性、无违诤性,由如是故光显大众,能令悦豫,遍身怡适,心生净信,踊跃欢喜。舍利子,世间众生无有能于如来无畏起违诤者。何以故?由如来无畏不可为诤故。如性平等处法界性,流布遍满诸世界中无能违害,如是无量无数、不可思议、无与等者、不可宣说妙法成就。而如来大悲熏心,为诸有情说障碍法,欲令止息寂静,永断彼障法故。舍利子,如来无畏,不可思议,无边无际,譬如虚空。若有欲求如来无畏边际者,不异有人求于空际。舍利子,是诸菩萨摩诃萨,闻如来说是不思议无畏,如虚空已,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乃至发希奇想。舍利子,是名第三说障法无畏。由如来成就此无畏故,于大众中正师子吼,转大梵轮,乃至一切世间所不能转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如来应正等觉,成就无上智力故,于大众中唱如是言:;我说圣出离所修,能正尽苦道。若诸有情修习此道,必定出离。此中诸天世间,无能于如来前如法立论:;汝所说道不能出离。舍利子,云何名为圣出离道?舍利子,所谓一正趣道,能令众生毕竟清净。复有二法,能令众生毕竟出离,谓奢摩他及毗钵舍那。复有三法能令出离,谓空、无相、无愿解脱之门。复有四法能令出离,谓缘身生念、缘受生念、缘心生念、缘法生念。复有五法能令出离,谓信根、勤根、念根、三摩地根、慧根。复有六法能令出离,谓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、念戒、念舍、念天。复有七法能令出离,所谓念等觉支、择法等觉支、勤等觉支、喜等觉支、安息等觉支、三摩地等觉支、舍等觉支。复有八法能令出离,所谓圣八支道,正见、正思惟、正语、正业、正命、正勤、正念、正三摩地。复有九种悦根本法能令出离,所谓悦喜安息乐三摩地如实智见厌及离欲解脱。复有十法能令出离,谓十善业道。如是如来为诸有情如实开示离圣出行。舍利子,乃至一切所有正善菩提分法,或戒聚相应,或三摩地聚、慧聚、解脱聚、解脱智见聚相应,或圣谛相应,如是名为能出离行。又舍利子,能出离者,所谓正行。言正行者,于此法中无有一法,若增若减,若来若去,若取若舍。何以故?非行正行者行一种觉。若能如实知见诸法皆不二性,是则名为圣出离行。

“舍利子,此如来无畏不可思议,以大悲为方便。真如平等,真性如性、非不知性、无变异性、无覆藏性、无怖畏性、无退屈性、无违诤性。由如是故光显大众,能令悦豫,遍身怡适,心生净信,踊跃欢喜。舍利子,世间众生无有能于如来无畏起违诤者。何以故?由如来无畏不可为诤故。如性平等处法界性,流布遍满诸世界中无能违害,如是圣出离行,无量无数、不可思议、无与等者、不可宣说妙法成就。而如来大悲熏心,为诸众生开示演说圣出离行。若有众生如实解了修行正道,必能出离,速尽诸苦。舍利子,如来无畏,无边无际,譬如虚空。若有欲求如来无畏边际者,不异有人求于空际。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闻是如来不思议无畏已,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乃至发希奇想。舍利子,是名第四说圣出离道无畏。由如来成就此无畏故,于大众中正师子吼,转大梵轮;一切世间沙门、婆罗门,诸天魔梵,不能如法而转。

“舍利子,如来如是四种无畏,无边无际,譬如虚空,一切众生不能得尽其边际者。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来如是不思议无畏,如虚空已,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倍复踊跃,深生欢喜,发希奇想。”

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“自然正觉悟,诸法平等性,

故遍见如来,说名正等觉。

若诸凡夫法,及学无学法,

最胜独觉法,佛法悉平等。

一切世间法,及诸出世法,

善不善不动,涅盘路平等。

若空若无相,若离诸愿乐,

无生无有为,悉见平等性。

觉平等性已,如所应宣说,

解脱诸有情,大牟尼无畏。

已解脱三有,复开示解脱,

诸人天圣尊,显第二无畏。

最胜觉障法,习不证解脱,

非清净下劣,不具诸羞愧。

未尝有身护,及以语意护,

贪瞋痴怖畏,害命损他财。

行邪欲妄语,饮酒不恭敬,

七慢八邪支,悉非解脱处。

九恼害多过,十不善业道,

不如理思惟,愚痴无解脱。

颠倒修诸行,执虚妄放逸,

佛知说障法,是第三无畏。

清净门无量,修习证菩提,

佛自然通达,说趣甘露法。

乃至诸所有,众多妙善法,

助清净菩提,最胜所称赞。

若善修习已,不证诸解脱,

必无有是处,十力者诚言。

若如理思惟,息广大烦恼,

观诸法平等,善修习圣行。

不执着诸相,是法及非法,

解脱诸忧怖,大净者所说。

善知种种法,虚廓如净空,

又如幻如梦,解脱诸有海。

若放逸造业,轮回诸有趣,

大悲愍众生,欲令证解脱。

十力牟尼尊,处生死化法,

是第四无畏,清净等虚空。

“如是,舍利子,是名如来不思议无畏。菩萨摩诃萨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乃至发希奇想。”

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云何菩萨摩诃萨,于如来不思议大悲,信受谛奉,乃至发希奇想?

“舍利子,诸佛如来大悲常转。何以故?诸佛如来不舍一切众生故,于一切时为成熟一切众生故,当知大悲常起不息。舍利子,此如来大悲,如是无量,如是不可思议,如是无等等,如是无边,如是不可说,如是猛利,如是久远。随诸众生乃至如来一切语业,于是大悲亦难宣说。何以故?犹如如来证得菩提,不可思议;如是如来于诸众生大悲发起,亦复如是不可思议。舍利子,云何如来证得菩提?舍利子,犹如来入如是无根无住故证得菩提。舍利子,何等为根?何等为住?有身为根,虚妄分别为住。如来于此二法平等解了,是故说言,犹如如来入无根无住故,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一切众生不能解了如是二法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解了,如是无根无住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夫菩提者,其性寂静。何等名为寂静二法?舍利子,于内为寂,于外为静。何以故?眼性是空,离我我所;如是耳鼻舌身意、意性是空,离我我所。若如是知,名之为寂。如实了知眼性空已,不趣于色;乃至如实了知意性空已,不趣于法。若如是知,名之为静。一切众生于此寂静二法不能解了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解了,如是寂静二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我证菩提,自性清净。云何名为自性清净?舍利子,菩提之性体无染污,菩提之性与虚空等,菩提之性是虚空性,菩提之性同于虚空,菩提、虚空平等平等究竟性净。愚痴凡夫不觉如是自性清净,而为客尘烦恼之所染污。一切众生于是自性清净不能解了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解了,如是自性清净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我证菩提,无入无出。何等名为入出二法?舍利子,所言入者,名执诸法;所言出者,名不执诸法。如来明见无入无出平等法性,犹如如来明见无远及无彼岸。何以故?以一切法性离远及彼岸故,能证是法故名如来。一切众生于此无入无出法性不能觉了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觉了,如是无入无出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我证菩提,无相无境。何等名为无相无境?舍利子,不得眼识名为无相,不观于色名为无境;乃至不得意识名为无相,不观于法名为无境。舍利子,无相无境,众圣所行。何等所行?谓在三界愚痴凡夫,于众圣所行不能行故,于无相无境不能觉了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觉了,如是无相无境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言菩提者,非去来今,三世平等,三相轮断。何等名为三相轮断?舍利子,于过去世心无顾转,于未来世识无趣向,于现在世意无起作。是心意识无有安住,不分别过去,不执着未来,不戏论现在。一切众生不能觉悟,三世等性,三轮清净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三世三轮平等清净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我证菩提,无为无性。何故名曰无为无性?舍利子,是菩提性非眼识所识,乃至非意识所识。言无为者,无生无灭,亦无有住,三相永离,故名无为。舍利子,知无为性,当觉有为。何以故?诸法自性即是无性,夫无性者即体无二。一切众生不能觉悟此无性无为故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无性无为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我证菩提,无差别迹。何故名为无差别迹?舍利子,真如、法性,二俱名迹;性无别异,性无安住,名无差别。诸法实际,名之为迹;性无动摇,名无差别。诸法空性,名之为迹;性不可得,名无差别。诸法无相,名之为迹;性不可寻,名无差别。诸法无愿,名之为迹;性无发起,名无差别。无众生性,名之为迹;即体性无,名无差别。是虚空相,名之为迹;性不可得,名无差别。其性无生,是名为迹;其性无灭,名无差别。其性无为,是名为迹;性无行住,名无差别。为菩提相,是名为迹;其性寂静,名无差别。为涅盘相,是名为迹;其性无生,名无差别。舍利子,一切众生不能觉悟无差别迹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无差别迹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言菩提者,不可以身证,不可以心证。何以故?身性无知,无有作用,譬如草木、墙壁、琢石之光;心性亦尔,譬如幻事、阳焰、水月。若能如是觉悟身心,是名菩提。舍利子,但以世俗言说,假名菩提。菩提实性,不可言说,不可以身得,不可以心得,不可以法得,不可以非法得,不可以真实得,不可以非真实得,不可以谛得,不可以妄得。何以故?由菩提性离言说故,亦离一切诸法相故。又以菩提,无有形相用通言说;譬如虚空,无有形处故不可说。舍利子,如实寻求一切诸法皆无言说。何以故?由诸法中无有言说,于言说中亦无诸法。一切众生不能觉悟如是诸法理趣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诸法理趣令其觉悟,如是谛实义旨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言菩提者,无取无藏。何等名为无取无藏?舍利子,了知眼故,名无所取;不观色故,名曰无藏。舍利子,如来证是菩提无取无藏故,不取于眼,不藏于色,不住于识;乃至不取于意,不藏于法,不住于识。虽不住识,而能了知一切众生心之所住。云何了知?谓诸众生心住四法。何等为四?一切众生心住于识,心住于受,心住于想,心住于行。如来如是如实了知住与不住。一切众生不能觉悟无住实际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无住实际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言菩提者,空之异名。由空空故,菩提亦空;菩提空故,诸法亦空。是故如来如其空性觉一切法,不由空故觉法空性,由一理趣智故觉法性空。空与菩提,性无有二;由无二故,不可说言,此是菩提,此是空性。若有二者,则可言说,此为菩提,此为空性。以法无二,无有二相,无名、无相、无行,毕竟不行亦不现行。所言空者,远离取执。胜义谛中无法可得,由性空故说名为空。如说太虚,名为虚空,而太虚性不可言说;如是空法,说名为空,而彼空性不可言说。如是悟入诸法,实无有名,假立名说,然诸法名无方无处。如名诠诸法,此法无方无处亦复如是。如来了知,一切诸法从本已来无生无起,如是知已而证解脱,然其实性无缚无脱。诸痴凡夫不能觉悟此菩提性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菩提之实性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菩提之性,与太虚等。然太虚性无等不等,菩提亦尔,无等不等。犹如诸法,性无真实,不可说等及不平等。如是,舍利子,如来觉悟一切诸法,其性平等无不平等;如实觉悟,无有少法,可为平等及不平等。如是如来如实智量穷诸法量。何者名为如实智耶?谓知诸法本无而生,生已离散,无主而生,无主而散,若生若散随众缘转,此中无有一法若转若还及随转者,故说如来为断诸径说微妙法。一切众生不能觉悟断诸径法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断诸径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言菩提者,即是如句。何等名为如句之相?舍利子,如菩提相,诸色亦尔,同彼真如,无有退还而不遍至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,如彼真如无不遍至。舍利子,如菩提相同彼真如,四大之性亦复如是,如彼真如无有退还而不遍至。如菩提性同彼真如,眼界、色界及眼识界,乃至意界、法界及意识界亦复如是。如菩提相但假施设,一切诸法蕴、界、处等但假施设,亦复如是。知如是相,名为如句。又舍利子,如来一切如实觉悟,不颠倒觉,犹如前际,中后亦尔。何以故?前际无生,后际无趣,中际远离,如是一切名为如句。如是一句,一切亦尔;如是一切,一句亦尔,非如性中一性多性而是可得。一切众生不能觉悟此之如句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真如法句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言菩提者,名入于行及入无行。何等名为行及无行?舍利子,发起善法,名之为行;一切诸法即不可得,名为无行。住不住心,名之为行;无相三摩地解脱门,名为无行。舍利子,所言行者,称量算数观察于心;言无行者,过称量等。云何名为过称量等?以一切处无有诸识作用业故。舍利子,所言行者,谓于是处观察有为;言无行者,谓于是处证于无为。愚痴凡夫不能觉悟入行非行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入行非行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夫菩提者,无流无取。云何名为无流无取?舍利子,离四流性,故曰无流。何谓为四?离欲流性,离有流性,离无明流性,离见流性。舍利子,离四取性,故名无取。何等为四?离欲取性,离有取性,离见取性,离戒取性。舍利子,如是四取皆由无明,而为盲闇爱水隍池之所拥闭,由执我故受蕴、界、处。如来于中如实了知,我取根本自证清净,亦令众生证得清净。舍利子,如来既证是清净故,于诸法中无所分别。何以故?舍利子,由此分别起不如理思惟。此但如理相应故,不起无明;不起无明故,不能发起十二有支;若不发起十二有支,此即无生;若无生者,此即决定;若决定者,此即了义;若了义者,此即胜义;若胜义者,即无人义;无人义者,即不可说义;不可说义者,即缘起义;诸缘起义者,即是法义;诸法义者,即如来义。舍利子,若能如是观缘起者,即是观法;若观法者,即观如来。如是观者,离真如外无有所观。此中云何有所有耶?谓相及缘。如是二法,若能观察无相无缘,即真实观如来,觉悟如是诸法平等故平等。愚痴凡夫不能觉悟此无流无取性,如来于彼发起大悲:;我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无流无取性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夫菩提者,其性清净,无垢无执。云何名为清净,无垢及以无执?舍利子,空故清净,无相故无垢,无愿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无生故清净,无作故无垢,无取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自性故清净,遍净故无垢,光洁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无戏论故清净,离戏论故无垢,戏论寂静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真如故清净,法界故无垢,实际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虚静故清净,无碍故无垢,空寂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内遍知故清净,外不行故无垢,内外不可得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蕴遍知故清净,界自体故无垢,处损减故无执。又舍利子,过去尽智故清净,未来无生智故无垢,现在法界住智故无执。舍利子,如是清净、无垢、无执之性同趣一句,言一句者谓寂静句,诸寂静者即极寂静,极寂静者即遍寂静,遍寂静者名大牟尼。舍利子,犹如太虚,菩提亦尔;如菩提性,诸法亦尔;如诸法性,真实亦尔;如真实性,国土亦尔;如国土性,涅盘亦尔。故说涅盘诸法平等,亦名究竟,无边际相故,无有对治;离对治相故,如是诸法本来清净,无垢无执。舍利子,如来于是色无色等一切诸法,如实觉悟观有情性,游戏清净,无垢无执,发起大悲:;我今定当开示令其觉悟,如是清净、无垢、无执法故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如是如来不可思议大悲,不由功用任运常转,流布遍满十方世界无有障碍。舍利子,如来大悲不可思议,无边无际犹如虚空。若有欲求如来大悲边际者,不异有人求于空际。舍利子,是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来不思议大悲,同虚空已,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乃至发希奇想。”

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“诸佛证菩提,无根无所住,

如佛所证已,为诸众生说。

诸佛证菩提,寂静极寂静,

观眼等内空,色等外空性。

有情不觉悟,寂静极寂静,

如来知句义,于彼起大悲。

菩提性光洁,清净等虚空,

是众生不了,于彼起大悲。

诸佛证菩提,无去来取舍,

是众生不了,于彼起大悲。

诸佛证菩提,无相无境界,

众圣之所行,非愚夫所履。

诸凡夫不知,虽知不明达,

如来于彼类,兴起于大悲。

无为之自性,无生亦无灭,

于彼亦无住,三轮长解脱。

愚夫不能觉,诸有为自性,

于彼起大悲,开如是理趣。

菩提非身证,亦不由心证,

身自性无知,心如幻事等。

愚夫不能觉,身心自体性,

于彼起大悲,开如是妙理。

诸佛自然证,广大胜菩提,

安坐树王下,观察含灵性。

登上生死轮,循环种种趣,

如来见彼已,兴猛厉大悲。

憍慢之所坏,见网恒缠裹,

于苦生乐想,无常起常想。

计诤我众生,命者见所坏,

如来观彼已,兴猛厉大悲。

一切众生性,覆障于痴膜,

无有慧光明,如重云掩日。

如来见彼已,兴猛厉大悲,

以无垢智光,当为彼明照。

既入诸恶趣,常迷失正道,

或堕地狱趣,畜生鬼趣中。

过去佛已知,导开前正路,

今佛见彼已,兴猛厉大悲。

佛知一切法,真如及实性,

清净等虚空,证成真解脱。

诸众生不知,如是净妙法,

如来见彼已,兴猛厉大悲。

“如是,舍利子,是名如来不思议大悲。诸菩萨摩诃萨闻是不可思议大悲已,信受谛奉,清净无疑,倍复踊跃,深生欢喜,发希奇想。”

本文链接:第三十九卷 大宝积经

上一篇:第三十八卷 大宝积经

下一篇:第四十卷 大宝积经

热门推荐

经典话题